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小說首頁 > 古言現言 > 蝕骨專寵(顧信禮方冬弦)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 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
蝕骨專寵(顧信禮方冬弦)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

蝕骨專寵(顧信禮方冬弦)免費章節完整全文閱讀

主角是顧信禮方冬弦的小說,蝕骨專寵全文在線閱讀哪里可以看?等他再回來,手里多了一根長度適中的棍棒,他把棍棒遞到她面前,“撐著吧,你的腳受傷,最好不要再發力,用這根棍子做支撐會好很多。

3

舉報
下載閱讀

主角是顧信禮方冬弦的小說,蝕骨專寵全文在線閱讀哪里可以看?等他再回來,手里多了一根長度適中的棍棒,他把棍棒遞到她面前,“撐著吧,你的腳受傷,最好不要再發力,用這根棍子做支撐會好很多。”

小說介紹

方冬弦對顧信禮的感情是非常復雜的。
她被顧信禮騙了一輩子;
生前的她堅定的相信著他是英雄,是好人;
直到那場大火把她活活燒死,她靈魂出竅,才看清所有真相。
原來他很壞!
壞到被所有人恨得牙癢癢,恨不得把他挫骨揚灰,恨不得他死后下十八層地獄,永世不得超生。
他壞事做盡……
但偏偏,卻對她傾盡所有溫柔。

蝕骨專寵免費閱讀

她剛才的情緒變化,自然不可能和這個人有關。
畢竟,她很確定自己在此之前肯定是不認識這個人的。
這樣的人,若是她以前見過,有過交集,她一定不會忘記,畢竟這個人真的很不普通。
這個人其實長得并不差,如果沒有臉上那道疤,完全可以形容為英俊。他的五官非常周正,眉眼深邃,高鼻梁,輪廓清晰,比例協調。
但就是看著兇,兇的足以讓人忽視他的長相,只給人留下‘這肯定是個壞人’的印象。
“小姐,請問你知不知道這附近有誰家丟了狗的?”
長相很兇的男人,在看到方冬弦后,禮貌的開口詢問道。
方冬弦視線不自覺的落在他掌心之上。
他掌心里趴著一只耗子一般大的小東西,仔細看看,她才發現原來是條剛出生的小狗。
小狗毛兒還沒長齊,眼睛也沒睜開,小小的身子軟軟的趴在那雙粗糙的大掌中央,哼唧唧的呻、吟著,看上去非常不安。
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這一幕,第一眼估計會誤認為是這個男人在虐待這只小狗。
可多看兩眼就會發現,這個男人雖然長相看上去兇神惡煞的,可他捧著小狗的動作卻有種與之不太相稱的……溫柔?
勉強可以形容為溫柔吧,可能因為經驗不足,他的動作稍顯僵硬和無措。
方冬弦猶豫一下,走過去,在他旁邊蹲下身。
伸出一只手,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可憐兮兮的小奶狗,問道:“這小狗你是從哪來的?”
男人似乎是天生就不茍言笑,跟她說話時也是面無表情,眉眼之間有種冷意,讓人覺得不易親近。
男人回答道:“是我撿到的,可能是被附近的人家丟棄的狗崽子,小姐可知道附近有誰家的狗剛生了小狗?”
方冬弦搖頭,她完全沒有印象。
隨后她說:“不過我可以打聽打聽,你這條小狗是在哪兒撿的?”
男人把小狗崽子騰到一只手上,他的手和他的體型相稱,很大。
讓小狗即使只待在一只手掌上,也完全足夠讓小狗安穩的待在掌上。
這只大手上布滿了老繭。
他另一只手朝張開,手臂伸展,很是修長。他往不遠處的那條河指了指。
“就在那條河邊,有人把它丟進了河里,大概是自己爬上來,我剛才車出了故障,下車找工具的時候看到的。”
方冬弦順著他的視線看去,
這里是河的下游,而河的上游是他們這些住在附近的人,平時洗衣服洗菜的地方。
這下基本可以確定,丟狗的應該就是附近的人家。
隨后她又看向小奶狗,沉默一瞬后說道:“既然被主人丟棄,就肯定送不回去了,要不你帶回去養著?或者如果你不方便,把它交給我也行。”
她其實挺喜歡狗的,也有意愿把這小狗崽子帶回去養著。
男人卻搖了搖頭,說道:“恐怕不行,沒有母狗,這小狗崽子恐怕是養不活的。”
方冬弦看向那只還沒老鼠大的小狗,大概也是剛剛生下來就被主人丟掉了,如果直接帶回去的確很難養活。
她不由陷入了沉默。
這個人說的沒有錯,然而她現在也不知道該怎么辦,于是絞盡腦汁思考著怎么處置這只小奶狗,最后還是覺得只能先找到母狗再說。
這么小的狗,不喂奶肯定活不了。
她全心全意關注著小奶狗,卻沒有注意到,從她低下頭的那一刻開始,男人的視線就從小狗身上移開,落到她身上。
他深邃的眸子里,暗潮洶涌。
方冬弦蹲了一會兒,受傷的那只腳開始痛起來。
男人注意到她***有些別扭,問道:“你腳受傷了?”
她羞赫的點頭:“是,剛才下山的時候不小心扭到,只是一些小傷。”
其實原本的確只是輕傷,但山路崎嶇,剛才下山時,因為摩擦加重的傷勢。后面又沒注意,直接蹲下身,導致傷處擠壓,她手放在腳腕上,感覺那里已經開始有些腫了。
她不把這些說出來,是因為對方是陌生人,兩人第一次見,她沒辦法開口跟陌生人訴苦?
但為難的是,她現在光靠自己一條腿支撐,根本站不起來。
正在她糾結不已的時候,這個陌生男人站起身。
他站起來后,身形比蹲著時更加高大,男人的影子將她整個人包裹住。
一條胳膊出現在她面前,方冬弦疑惑的仰頭看向他,聽見他用低沉的嗓音說道:“扶著我的胳膊起來。”
他的語氣仍舊是沒有什么起伏的冷,好像他不是要幫助別人,而是沒有什么感情的簡單問候。
方冬弦猶豫片刻,心想光靠自己確實站不起來,而他完全是出于好心。
而且看得出他十分正直,沒有說要扶她起來,而是很善解人意的伸出一條胳膊,讓她接力支撐。
她也不再矯情,雙手抓著他的小手臂。
她柔軟偏涼的掌心觸碰到他灼熱的肌膚,手臂堅實的觸感傳來,讓她覺得這只手臂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力量。
陌生的感覺,讓她動作一僵,臉頰隨即紅透。
她從未跟男人有過這么直接的接觸,何況這還是個陌生人。
咬咬牙,她正想發力站起來,他卻已經先她一步,看似沒費什么力氣的抬了抬手臂,便將她整個人從地上拉起來。
幸好她反應快,不然可能會因此摔倒。
站起身后,她的視線落在他手掌之中的那只狗崽子身上。
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跟這只狗崽子沒什么差別,至少在這個男人眼里,他拎起她大概跟拎起狗崽子是沒什么區別的吧。
她私底下往自己手腕上捏了捏,心想可能是最近吃的少,外加勞累悲傷,導致她體重輕簡了許多?
但他力量大是無疑的。
“要不你把狗狗給我,我回去問一問?”方冬弦說道。
男人的視線落在她的左腳上,“我自己找,我先把你送回去。”
“不、不用了。”方冬弦連忙擺手。
然而對方卻沒有理會她的拒絕,而是離開了片刻。
等他再回來,手里多了一根長度適中的棍棒,他把棍棒遞到她面前,“撐著吧,你的腳受傷,最好不要再發力,用這根棍子做支撐會好很多。”
“謝、謝謝。”
她有些臊得慌,自己沒幫上忙,反倒成了拖累。

蝕骨專寵全文閱讀精彩章節

再說方錦辰回去后,才察覺到姐姐還沒回來。
他在屋里老實的等了一會兒,畢竟是小孩子,耐心很快告罄,就按照回家的路又往山的方向原路找回去。
等他走到山腳下,就看到姐姐和一個陌生人站一塊兒,他飛快的跑到姐姐面前。
人還未至,聲音已經率先傳了過來。
“姐,你怎么還沒回家?”
方冬弦聽到弟弟的聲音,扭頭看過來,見他飛奔到自己面前,就用袖子幫他擦了擦汗。
同時說到,“我腳扭了,所以走的慢了些。”
方錦辰說:“那你應該告訴我,我攙著你。”
“對了,錦辰,你知不知道附近有誰家狗生了崽子?”
方冬弦忽然想到弟弟性子野,成天在附近到處串,沒準兒知道,于是就開口問道。
方錦辰順著姐姐的視線,就看到躺在人手心里,‘哼哼唧唧’的小狗崽子。
“姐,這只小狗是哪來的?”
方錦辰新奇的伸出指頭往小狗身上戳了戳。
“這是被人丟棄到河邊的。”方冬弦道。
方錦辰想了想,忽然靈光一閃,說道:“我知道,就是春子家的狗,我好幾天前聽他說的,他家狗快生了,他當時還拉著我看,狗的肚子老大……”
方錦辰正說著,忽然看到捧著狗的手掌的主人。
小孩子表達情緒十分直接,在注意到男人那一刻,他突然靜了聲兒,連忙跑到姐姐身后躲起來。
雙手抱著姐姐的腿,低著頭不敢說話了。
方冬弦察覺到弟弟的不安,拍了拍他小小的肩膀。
說來也是無奈,往常錦辰性子皮,膽子也是比其他孩子大的多,也因此常常惹禍,惹得平時斯文的父親總會被氣的拿著雞毛撣子,追著他打。
這還是第一次,她見到弟弟這么害怕一個人。
男人自然也注意到方錦辰的舉動,聲音沒什么情緒的道歉,“抱歉,嚇著小孩子了。”
方錦辰小心翼翼的探出頭,打量著這個陌生人。
這人也太大了,看上去又兇,忒嚇人。
但他姐姐似乎不怕,很客氣的跟這個人說,“是我弟弟太不禮貌了。”
男人扯了扯嘴唇,沒什么笑意,眼睛往探頭***的方錦辰看了看,然后說:“你弟弟膽子有些小。”
方冬弦勉強笑了笑,心想她弟弟往常可沒有膽小的連人都不敢見。
但這話她自然不會說。
古言常說,不要以貌取人。方冬弦親眼看到他捧著狗崽子,動作雖然笨拙僵***些,卻也能看出來他是個善良的人。
不過一碼歸一碼,長相兇嚇到小孩子也實屬正常。
別說小孩子了,就是扒手,小偷,估計也不敢打他的主意。
方錦辰看到姐姐和對方說話,漸漸的也就放松下來,不那么害怕了。
他不在躲在姐姐身后,目光一轉,又落到那條小狗崽子身上,主動開口:“這小狗肯定是春子家的狗生的,我帶你們去春子家吧。”
他們到了春子家。
一路上,他們和男人都做了自我介紹,方冬弦才知道,原來男人名叫李善。
他的確是個外鄉人,剛剛從北平來康州縣沒多久,來康州是為了進貨。
康州縣年年風調雨順,這里山多,是個盛產草藥的地方。
李善自稱家里是開醫館的。
他們來到春子家后,李善給了春子娘一些錢,說是喜歡那條小狗崽子,希望他們能幫忙照顧到滿月。
有錢拿春子娘欣然同意。
交談中方冬弦透露出男人的車,車輪子陷進了泥坑里,想讓春子娘幫忙把他的車拉出來。
春子娘聽了一拍手,頓時熱情的說讓春子爹幫忙把車從泥坑里推出來。
“大兄弟,你叫什么名字?”春子娘問。
“鄙姓李,名喚李善,家里在北平城開了間醫館,是前不久從康州縣來進一批草藥。”
“原來是懸壺濟世之家,怪不得這么心善。”
叫李善的男人給的錢不少,春子娘不斷說著奉承的話。
之后由春子爹找了兩個人去推車,而方冬弦和弟弟從春子家出來,就直接打道回府。
之后的事情他們本來也幫不上忙。
車子從泥坑里推出來后,才發現車胎被石頭扎破了。
李善又出了些錢,讓幾個人幫忙借了輛牛車把摩托車運回自己的住處。
等到了地方,幾個人收了錢,高高興興的回去。
等那些人走后,‘李善’轉身,離開那間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小門,繞了一大面青石磚墻,來到一個大門前。
門前擺著兩個石獅子,獅子威嚴的守在大門兩旁,門外站著兩個家丁,這家瞧著就不是什么簡單的人家。
而大門頂上的牌匾上,卻寫著‘顧府’兩字。
‘李善’上了臺階,守門的守門的人連忙給他開了門。
他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顧府門內。
顧府大門隨即關上,好像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一般。
另一邊。
方冬弦牽著弟弟回家。
這時候正是春季農忙的時節,所以剛剛埋了棺,親戚鄰里就都沒再來了。
姐弟兩個把院子收拾一番,把為了辦喪事從鄰居們借的鍋碗瓢盆和桌椅板凳都還回去。
這個老舊的看上去甚至有些破敗的小院,就變得寬敞起來。
累了整整一天,從天還沒亮一直忙到夜色濃重,躺到床上時,姐弟兩人都已經精疲力盡,連胳膊都抬不起來。
漆黑的屋子里幾乎很快就傳來兩人均勻的呼吸聲。
夜,如墨一般的漆黑。
黑暗的顏色就像深淵,而深淵下面是地獄!
不,黑色漸漸消散,她漸漸看清了眼前的場景。
方冬弦茫然四顧,她發現自己是飄在半空中的,她往下看,看到許多人,非常凌亂吵鬧。
順著下面的人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撲天的烈火映入她的眼簾,許多人來來回回的提水滅火,可是火勢太大太兇,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罷了。
她覺得窒息,因為發現自己就在大火的上方,火苗幾乎要燎到她的***。
她好像能感覺到那種灼熱的感覺,拼了命的想躲,可是身體怎么也動不了。只能眼睜睜的看著,隨著火勢越來越大,她的腿慢慢的被大火吞噬。
“阿弦!阿弦!阿弦……我來了!”
方冬弦似乎聽到有人在喊她,那道聲音聽的不大真切,分不清男女,辨不清情緒。
她的心卻有種慌張感,不知道是什么力量,操控著她宛若看到救命稻草般的,去尋找這那道聲音傳來的方向。
可是連方向都辨不清,她想喊,她想說她在這里,快來救她!
再不來她就要被燒死了!
可當她剛剛張嘴要求救的時候,卻在一瞬間大火忽然將她整個人包圍!

小編推薦理由

小說情節最婉轉曲折,人物關系最錯綜復雜,文筆最優美,抽絲剝繭引人入勝本來就難,真的非常值得推薦!

相關小說

相關文章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牛牛决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