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小說首頁 > 都市職場 > 3366(楚紫檀秦立)免費章節完整版全文閱讀
3366(楚紫檀秦立)免費章節完整版全文閱讀

3366(楚紫檀秦立)免費章節完整版全文閱讀

主角叫楚紫檀秦立的小說——3366(楚紫檀秦立)免費章節完整版全文閱讀帶給你,一部好的小說總能讓人身臨其境、感同身受,而不像科學報告那樣枯燥乏味。秦立見此猛地出手將劉正拽住:“別過去!” 被秦立一吼,劉正才回復理智,卻還是擔心的看著劉杰。 “我給他扎個針,就能好了。”秦立眸子一瞇,拿出早先就買好的銀針。 他特意今天將銀針帶在了身上。

5

舉報
下載閱讀

主角叫楚紫檀秦立的小說——3366(楚紫檀秦立)免費章節完整版全文閱讀帶給你,一部好的小說總能讓人身臨其境、感同身受,而不像科學報告那樣枯燥乏味。秦立見此猛地出手將劉正拽住:“別過去!” 被秦立一吼,劉正才回復理智,卻還是擔心的看著劉杰。 “我給他扎個針,就能好了。”秦立眸子一瞇,拿出早先就買好的銀針。 他特意今天將銀針帶在了身上。3366楚紫檀秦立全文文筆成熟,內容新穎,值得一看。本站為您分享3366楚紫檀秦立免費閱讀。

3366楚紫檀秦立小說簡介

劉正再度說出來的話,更加讓秦立認定了他的猜測。
“所以我想請秦先生你,有時間去我家里一趟,看看我妻子和孩子。”劉正苦笑,“我這人的一輩子往上爬,最對不起的就是家人了,所以……”
“我明白。”秦立點頭,“明天我就去您家看看。”
“不過。”秦立道,“可否現在讓我先給您把把脈?”
劉正一愣,沒想到秦立答應的這么順溜,一時間有些百感交集,對于秦立這個人,他更加的感激了。

3366楚紫檀秦立全文之免費章節

那黑氣,當時他急著治病沒有關注,此刻聽到劉正的話,秦立估計,出現的原因極有可能在劉正家里!
“而在最近兩個月,我的妻子和孩子,甚至是我都有些身體不***,但是去檢查又檢查不出來什么東西。”
劉正再度說出來的話,更加讓秦立認定了他的猜測。
“所以我想請秦先生你,有時間去我家里一趟,看看我妻子和孩子。”劉正苦笑,“我這人的一輩子往上爬,最對不起的就是家人了,所以……”
“我明白。”秦立點頭,“明天我就去您家看看。”
“不過。”秦立道,“可否現在讓我先給您把把脈?”
劉正一愣,沒想到秦立答應的這么順溜,一時間有些百感交集,對于秦立這個人,他更加的感激了。
“當然可以。”劉正將自己的手遞過去。
秦立接過來,閉上眼睛給劉正仔細診脈,這脈搏非常有利,一點都看不出來身體不***的樣子。
“秦先生如何?”
看到秦立睜眼,劉正問道。
“果然,只憑借這脈搏看不出什么。”秦立眸子一瞇,垂下的指尖輕輕一彈,一股白色的靈力,被他彈在了劉正身上。
下一刻,原本站在眼前面容剛毅的劉正臉上,忽然閃現一絲若隱若現的黑氣。
這黑氣游走于表面,但看上去非常詭異。
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嚴重,不知道這劉正家里到底發生了什么?
“果然,我看了中醫和西醫他們都這么說。”就在劉正以為秦立也沒有辦法的時候。
秦立卻開口道:“我知道事情的原因,只要到你家里,藥到病除。”
什么?
“秦先生,您說真的?”劉正愣了,他看了這么多的醫生,沒有一個敢這么說話!
“多少把握?”
秦立微笑:“百分之百!”
“好!”劉正激動不已,“明天我就讓人接先生去我家,只要你能治好我妻子和孩子,我劉某必有厚報!”
二人說好時間,劉正又將秦立送回包廂這才離開。
而秦立一回來,剛剛對他不屑一顧,甚至咒罵出聲的兩家人看,忽然親熱至極。
不停的給秦立夾菜,道歉。
杜豪更是端著酒杯來到秦立面前:“妹夫,沒想到你這么厲害啊,這杯我敬你,以后我可要找你罩著我了!”
秦立客氣了兩句,抿了一口白酒,眼角瞥向了程文。
那元青花此刻就放在程文身邊,裝著元青花的檀木盒子角上,竟然有了一處殘缺。
看來剛剛他不在的時候,發生了一些***的事情。
一頓飯翻轉來回,最后結束的時候,卻是稀奇萬分的大姐二姐兩家,把秦立一家人給送上車才離開的。
往往,他們可都是直接離開,看都不看一眼秦立的。
一家人開車回家,一路上沒有一個人說話。
連對秦立每天都要罵上兩句的韓英,今天都一臉笑容。
甚至回了家里之后,韓英還主動開口讓秦立早點休息。
楚紫檀眉頭緊皺,她很不適應家里那個廢物,突然被如此看重。
“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。”楚紫檀冷哼一聲,轉身進房間,暗道不行,她必須想辦法把秦立給搞出去!
今天的一切好像在說明,秦立在她家的地位開始上升了!
這不是個好兆頭,她的姐姐必須由她守護!
她絕對不能讓她姐姐,被這樣一個男人壓住!
秦立回到房間的時候楚清音已經躺下來睡著了,兩人睡著兩張床。
只不過秦立的是折疊床,一個大男人睡折疊床,從小腿往后都是垂在床外的,睡起來非常難受。
不過秦立不在意,他倒下便睡了過去,今天一天從開口說話到現在,發生了太多的事情。
明天還有正事要做,馬虎不得。
聽到身邊傳來打鼾聲,楚清音面容露出滿滿的厭惡,想起今天秦立身上發生的事情,她總覺得有什么不一樣了,但更讓她煩躁!
看來,明天要出去消消火了。
想到此,楚清音嘴角露出微笑,好久沒有見到那個人了……
第二天一大早,秦立醒來的時候楚清音已經離開了,他沒有關心過楚清音會去哪里。
兩人在一起一年,他也清楚二人不過各取所需罷了。
他自然不會想著,因為昨天的事情,楚清音突然對他投懷送抱。
“爸媽去上班了,早飯在廚房,自己去吃。”楚紫檀在樓下沙發上玩游戲,看到秦立下來,頓時皺眉,扔下一句話直接回房間了。
秦立看了眼廚房,沒有***,而是走出家門給劉正撥通電話。
劉正其實昨天晚上就沒有睡好,昨天晚上回家的時候,兒子的病更加嚴重了,陷入昏迷中,請了醫生也無濟于事。
巴不得半夜把秦立拉過來,所以一直等著秦立的電話。
此刻看到電話,他親自開車去接秦立過來。
秦立看到來認識劉正的時候還有些意外,但是當他看到原本在劉正皮膚表面流動的黑氣,此刻竟然已經蔓延到上半身心肺之上時,秦立便明白了。
看來那東西的動靜越來越大了。
二人心照不宣,上車沒有多余話,直奔劉正家里。
還沒進家門,秦立就聽到一陣嗚嗚的聲音,不是哭聲也不是風聲。
這聲音非常奇怪,竟然能影響人的心智。
秦立瞬間看向這大門口,但是看了半晌也沒有發現什么。
“我們走吧秦先生?”劉正等的非常焦急。
秦立點頭:“先去看您的夫人和孩子吧。”
劉正連忙帶著秦立往正屋走,二人剛剛走到正屋,就聽到里面傳來尖利的哭聲,這哭聲很奇怪,猶如鬼叫一般。
秦立渾身一顫,眼睛猛地瞇起來。
他原本以為只是劉正家里風水不對,現在看來并不是這樣。
在這人類生活的世界,有很多東西不能用常理去解釋。
他所得到的能力也好,突然學會的醫術也罷,甚至那黑氣也是不能用常理去推算的。
除了這些之外,還有一個非常理之內的東西,也是秦立最不愿意對付的東西。
也就是平常人民經常說的,臟東西!
剛剛那孩子的哭聲,明顯就不是人發出來的聲音!
劉正也愣了一下,整個人嚇得不輕:“我的孩子,怎么……”
他想說,怎么會發出這樣的聲音?
可是他沒敢說出來,因為他自己都怕,實在是最近家里發生的事情太奇怪了,他作為書記,理應不該去往那方面想,畢竟現在到處在打擊迷信。
可是……他實在沒有辦法用科學去解釋了!
二人快速走到里面,迎面看到的一幕,差些將劉正嚇得魂飛魄散!
只見那躺在床上,看起來十歲左右的男孩,此刻猶如篩子一般瘋狂的抖著,腦袋幾乎扭到一個可怕的角度,口中還不停的吐著白沫。
那尖利的哭聲,就是從這吐著白沫的口中發出的。
孩子一旁的婦人,一臉的淚水,手足無措的拿著一個毛巾給孩子擦白沫。
“小杰,小杰你怎么了!”劉正看到劉杰的樣子直奔過去。
秦立見此猛地出手將劉正拽住:“別過去!”
被秦立一吼,劉正才回復理智,卻還是擔心的看著劉杰。
“我給他扎個針,就能好了。”秦立眸子一瞇,拿出早先就買好的銀針。
他特意今天將銀針帶在了身上。
秦立走上前,站在那孩子身邊的一刻,劉杰的聲音更加撕心裂肺的哭喊。
可是當他睜開眼睛看到秦立的時候,突然愣了,接著渾身的抖動也停止了,一雙晶亮的眼中,是滿滿的恐懼!
但是秦立知道,恐懼的不是劉杰,而是附在劉杰身上的臟東西!
這劉家,應該是被人算計,放進來了什么東西!
秦立眸子一閃,手舉銀針,猛地刺向劉杰***位!
十幾根銀針入***,劉杰緩緩沉睡過去,秦立見此看向劉正:“這幾針治標不治本,如果想要徹底治療,我需要一個玉觀音。”
玉觀音?
劉正愣了一下,剛要開口讓人去買,那昏昏睡睡的劉杰猶如受到了什么驚嚇一般張嘴,尖利的哭喊聲猛地響起!
不僅如此,他更是直接跳起來,下地就朝著外面跑:“我好了我好了,你們快讓他滾蛋,滾蛋!”

3366楚紫檀秦立完整章節精彩試讀

秦立這句話一出,李永康眼中殺氣驟然爆發,他死死盯著唐伯懷:“唐中醫,我需要一個解釋!”
“你什么意思!”唐伯懷臉色漲紅指著秦立大喊,“你用什么身份說這種話,你要對這句話負責知道嗎!”
“李書.記,我我這可是祖傳的陣法,這小子不懂亂說,我給拔了就會好了!”
“我當然會負責。”秦立眸子發冷,“我是乾坤堂的中醫,我用這個身份說話!我說了,你若是拔了,后果你擔不起!”
“我可不知道什么時候,小毛孩也能自稱中醫了!我祖傳的陣法,你懂個屁!”唐伯懷怒吼!
眾人一時之間全部看向秦立,這個突然之間闖進來的人是誰?
劉正突然松了一口氣,和秦立對視點頭:“這是我帶來的中醫,秦立!”
劉正的一句話,讓唐伯懷瞬間啞口無言!
秦立話落,根本不看唐伯懷的臉色,而是指向老者身上的銀針!
“此針法為回陽十九針,乃是唐氏流傳下來的針法。”秦立緩緩開口。
唐伯懷嘴巴緩緩大張,秦立說的沒錯,這確實是他們唐氏的針法,可是這小子怎么知道?
秦立話落,出手拿出一根銀針,在這十九針中間,老者的肚臍上刺下!
驟然之間,老者便恢復原樣,并且臉色緩緩紅潤,呼吸平緩了下來。
這一幕,看呆了所有人。
氣頭上的李永康臉色也瞬間呆愣了一下。
唐伯懷面色一片鐵青,毛建楓咬牙不動。
這個時候誰敢說誰一句不是,都是往領導槍頭上撞!
秦立冷笑:“你們唐氏祖傳陣法,一直有缺陷,你難道不知道?”
老頭當初傳給他中醫之術時,他學會了所有的針法,要說唐氏的針法他不熟悉,那天底下就沒人懂了!
唐伯懷臉色已經慘白下來,他不知道秦立是如何懂得他們唐氏的針法的,但是唐氏陣法一直有缺陷,他是清楚地!
只是……他以為這個老頭的就是普通病癥,針灸對于這老頭沒有壞處,沒想到……
“老人家是舟車勞頓引發了胸腔舊疾,加之氣候干燥,陽城多霧霾,才引發了肺病。本來你只需要用普通針灸讓他通氣便可。”
“但你非想要在眾人面前表現,結果得不償失!”
秦立字字珠璣,唐伯懷已經無地自容。
“李書.記,秦立是乾坤堂的中醫,醫術確實不錯。”此刻,站在圈外的方茂突然開口,“我家人的病整個陽城沒人治得了,甚至國外都沒有人看的了,這小兄弟一去,我家人便好了。”
李永康驚愕的看向秦立:“當真?”
秦立微微彎腰:“不敢當,只是略有醫術而已。李書.記,您父親的病癥已經好了,我給您開三幅中藥,這幾天讓老人家每天一副。多吃水果,多休息。”
聽著秦立在這侃侃而談,毛建楓的眼中一片陰霾。
唐伯懷死死盯著秦立,似乎要將秦立給吃了。他這次是自食其果,要不是秦立出現,這李書記的爹恐怕就死在他手里了。
但是他并不對秦立感激,相反,他覺得秦立的出現,搶了他的光芒,并且還將他踩入了塵埃,讓李書.記對他恨之入骨!
想到此,唐伯懷心中一陣陰郁。
小子,陽城的中醫,可是我唐伯懷為大,你想要在中醫圈內混起來,也得過了我唐伯懷這一關!
誰讓你不長眼惹了我!
唐伯懷一點愧疚感都沒有,反而恨上了秦立,連帶著李永康他都不屑一顧。
“多謝小兄弟。”李永康讓人接過中藥單子,而后看向眾人,“劉正同志和毛建楓同志留一下,其他人散了吧。”
秦立跟著眾人離開,剛出了大門,陳陽就在后面跟了上來:“***你神了啊,還真牛逼,所有人束手無策,剛***的時候我都以為那老家伙要死了,結果你一針下去就好了?”
秦立瞥了眼陳陽,這廝真是對不起關二代這個名聲,整個就一屌絲形象!
秦立搖搖頭:“麻煩送我回去吧。”
陳陽應了一聲,只是眼睛還在往秦立身上瞟,這態度和一開始去接秦立的時候,簡直天差地別。
回到醫館之后,秦立接到了劉正的信息:秦先生多謝了!
秦立看的出來,今天這場是鴻門宴。
這是他治好了,若是治不好,恐怕劉正的烏紗帽都要不保了!
現在看來,烏紗帽不保的則是毛建楓,恐怕那唐伯懷也好不到哪去。
按照之前在劉正家搜到的玉石,恐怕毛建楓會對唐伯懷動手。
不過這些與他秦立并沒有關系。
兩天后李永康便離開了陽城,應該是怕其父親再生病。
而今日,秦立回到了楚家,要和楚清音一起去參加同學聚會。
“這次聚會選的日子是子衿的生日,你的禮物我幫你準備好了,到時候你給她就行。”楚清音將一套CL口紅放在桌子上,轉頭看向一身休閑服的秦立,眼神復雜。
秦立是今天早上回來的,進了房門就愣了一下,不為別的。
他和楚清音一直是分床睡,楚清音說她不習慣和人一起,但是今天,另一張床上,放滿了雜物,明顯是廢棄了。
而秦立的那床被子,也被楚清音放到了自己的床上。
楚清音沒有說什么,但是秦立看的出來,她對他的反感已經消失,甚至還增加了不少的好感。
秦立心臟沒來由的跳了一下。
楚清音在大學,是整個醫大的女神,畢業以來到現在,還是***之身,雖然脾氣不好,但面容和身材是真的沒得挑!
她和梁卿的冷艷不同,她是滿滿的女人味,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誘人心脾的女人香。
有這么一個***在身邊,沒有男人會拒絕。
秦立沒有拒絕,但也沒有可以接受,早先他對楚清音的愛慕早就已經淡了,現在他覺得隨緣便好。
“爸媽讓你以后盡量回家來,還有爸說他收回之前說過年不生孩子就離婚的話,還讓我給你說一聲對不起。一年來楚家對你太過于苛責,讓你不要計較。”
楚清音說著這些,臉色更加復雜。
她何曾能想到,那個啞巴廢物一樣的男人,如今被陽城幾個大領導重視,甚至因為秦立和方茂的關系,讓楚家整個吞了馮氏的財產。
秦立點點頭沒有說話,人情冷暖他自然明白,這種時候,保持沉默是最好的。
“時間差不多了,我們走吧。”楚清音說著,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。
秦立跟著楚清音走出去,譚子衿站在門口已經一臉不耐煩:“要不要這么慢啊,說好去接我的,結果我來找你了你還沒出門。”
“我的錯我的錯。”楚清音笑呵呵的摸了摸譚子衿的臉蛋,“改天請你去酒吧喝酒。”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譚子衿嘴角一勾,眼角瞥到了秦立,眸中閃過一抹鄙夷,“你不會就穿這個吧?”
秦立挑眉。
“擺脫,好歹是同學聚會,誰不是光鮮亮麗?而且我們要去的是皇圖會所,超級VIP包廂,那可是個舞會一樣的玻璃大廳,你穿這個在里面,搞笑呢?”
譚子衿一臉嫌棄。
楚清音聽著心里有些不***,拽了拽譚子衿:“沒事,隨他吧,趕緊上車。”
譚子衿無語翻了翻白眼,直接拉著楚清音坐到后面,意思明顯是讓秦立開車。
秦立搖了搖頭,譚子衿的大小姐脾氣他是見識過的,不過他并不打算去換衣服。
做自己就好,何必為了別人的眼光去活?
他秦立,從不會去迎合別人。
開車一路到皇圖,三個人剛進大廳就看到大廳內坐著一個男子,男子在楚清音進門的時候立刻站了起來。
“清音,你來了。譚小姐,好久不見。”男子說著,背著手走了過來,站在楚清音面前的時候,突然拿出一大束玫瑰花。
“送給你,清音。”
站在楚清音身邊的秦立見此瞇了瞇眼,上下打量這男的。
身材頎長,一米八多和秦立身高不相上下,面容確實比秦立帥上一些,不過不耐看。穿著一身黑西裝,一雙銀色皮鞋,太騷!
總之評價,一個衣冠禽獸。
“我說,凌振宇,你眼里只有我家清音啊,今天可是本小姐生日誒!”譚子衿伸手將花接了過來,眼角末了還瞟了一眼秦立。
而后牽著清音的手調侃凌振宇。
秦立聽到這個名字一愣,凌振宇?原來是那個家伙,他道是誰。
當初在醫大的時候,整個系都知道一個富二代追楚清音追的很厲害,但是楚清音沒搭理。
那個人就是凌振宇!
這個凌振宇的父親是青省前一百強富豪,甚至最近還傳出要進攻京城的消息。
他這個富二代的分量,是很足的!
楚清音從頭到尾沒有說話,甚至連正眼都沒看凌振宇。
凌振宇微微一笑:“肯定給你準備禮物了,不過到時候再給你。”
說著,凌振宇看向楚清音:“清音,我今天給你精心準備了一場燭光盛宴,希望你能喜歡。我等著你接受我的愛,我想給你美好的未來!”
楚清音眉頭微皺:“不用了,我已經結婚,有了丈夫。”
凌振宇眼眸一頓,嘴角勾起來:“沒關系,只要你說你不幸福,我立刻就能把你帶走,誰也不敢攔我。”
秦立眼角抽了抽,這是當他完全不存在啊?
這是故意給他難堪呢?
秦立當下上前一步,攬住楚清音的腰:“當著別人老公的面,調戲已婚女子,凌少可真是厚臉皮。”
凌振宇此刻才看向秦立,好像剛剛看到秦立在這一樣,驚愕道:“哎呀,原來這里還有個人啊,我以為是清音牽的一條狗呢。”

3366楚紫檀秦立小說推薦

3366楚紫檀秦立小說免費閱讀分享,作者文筆真的非常好,情節也很細膩,人物刻畫的很到位。

相關小說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牛牛决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