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21第10章全本章節在線閱讀

時間:2019-11-160舉報小編:user46

我憤怒地看著他,心痛得快要失去了知覺。

“乖,去找嚴總,他要是愿意包養你,那我們以后就有數不盡的榮華富貴了。”張仁斌揉了揉我的頭發,像以往一樣眸中含情。

可我到此刻才發現,那份情愫,毫無溫度。

“無恥!!”我再也忍不住,抬手狠狠甩了他一巴掌,然后沖了出去。

天色漸漸暗淡下來,我卻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游走著,像個幽靈。

等我回過神,發現自己已經站在東辰大廈。

我仰頭看著這座聳入黑云中的高樓,心底思緒萬千。

張仁斌說那份合同價值一個億,嚴東真的因為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他,所以才這么痛快?

眼看那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正大步從大廈走出來,我連忙低下頭想逃走。

可張仁斌最后的威脅在我腦海中扎了根,釘住了我的雙腳。

嚴東目不斜視地從我身邊經過,完全把我當陌生人對待。

我有些窘迫地跟了過去,卻不知該如何叫停他的步伐。

嚴東猛地頓住,讓來不及反應的我直直撞在他健碩的后背上。

“嘶”我連忙捂住撞痛的鼻子,眼淚都差點飄了出來。

“有事?”他皺眉問道。

看著他冷漠又不耐煩的神情,我慌忙說道:“嚴總,我想跟您做一筆交易!”

“你一個有夫之婦能跟我談什么交易?”他皺眉譏誚。

“我希望您能收回白天簽的那份合同,不要跟趙氏合作!”我帶著一絲哀求開口,心里有些七零八落。

嚴東怔了怔,似是我說的與他想的有出入。

“你拿什么跟我談?”他瞇了瞇眼。

我臉色僵了僵,隨即弱聲開口:“我。”

我除了我的身體,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做交易條件。

嚴東眸色一暗,一個轉身直接上車。

“開車。”他冷聲吩咐司機,未再看我一眼。

我還來不及反應,那黑色SVU車就揚長而去。

“嚴東!”我忍不住追了上去。

在這座城市我已經沒有了任何依靠,我只能找這個跟自己有過一夜溫情的男人賭一把。

車子漸行漸遠,消失在我眼前。

一個踉蹌,我跌坐在地,膝蓋磨破了皮。

我賭輸了,輸得很狼狽。

什么男人會要一個結了婚的女人呢,我自嘲地想著,心底一片荒涼。

突然,一陣刺眼的亮光直射在我身上。

我抬手擋住眼睛,瞇眼看到剛才疾馳而去的SVU車調轉開了回來。

嚴東,改變主意了?

車窗搖下,嚴東冷若冰霜的臉探了出來。

“上車。”他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。

我猜不出他的用意,卻絲毫不敢怠慢他的命令,趕緊上車。

當車停在夜總會門口,我剛平緩的心跳又急劇亂撞起來。

他帶我來這里做什么?

嚴東將我領進包廂,里面坐著形形***的男人。

“你今天把他們伺候好了,我就接受你的交易。”嚴東的聲音毫無溫度。

我錯愕看著他,一臉不敢相信。

這個奪走我第一次的男人,要我去陪其他男人……

他和張仁斌有什么區別?!

“嚴總,我的交易是做你的……”我艱難開口,頓在門邊不想***。

“做我的女人?”嚴東忽的抬起我的下巴,語氣驟冷,“你真以為,我會要一個有夫之婦?”

看著他眸底的鄙夷,羞恥感和無措感像潮水般向我襲來。

我狼狽地后退,面頰變得煞白無血色。

“對……對不起。”我需要他收回成命,碎了張仁斌的升職加薪夢,可我骨子里殘留的最后一絲尊嚴,容不得我去做人盡可夫的女人。

“我馬上要跟他離婚了……”我無力地解釋著,聲音小到似蚊子嗡嗡。

“然后光明正大地糾纏我?”嚴東冷哼一聲。

我被他尖銳的語氣刺得縮了縮:“我的身體只有你碰過,除了這個我沒有別的籌碼。”

我窘迫地低著頭,眼眶已經泛紅。

“那就讓其他男人也碰碰,我幫你爭取更多籌碼。”他拉著我往男人堆走去。

我急忙掙扎,看向他的神情透著惶恐:“嚴總,求你別這樣……”

我苦苦哀求著,緊緊攥著他的手臂。

嚴東死死盯著我,忽的抬手撫上我眼角的淚痣,動作輕柔得讓我差點晃神。

但轉瞬,他的神情變得陰鷙。

“你們女人不是只要有錢,不管什么貨色的男人,都會去陪睡嗎?裝什么清高!”

他眼眸中的那一抹深至骨髓的恨意,讓我覺得他在透過我看別人。

在我絕望到不敢反抗時,他突然將我拽離出包廂,進了頂層的酒店房間。

“給我里里外外洗干凈!直到我滿意為止!”

嚴東將我扔進浴缸,隨即反鎖了浴室門。

我瑟瑟發抖地癱坐在冰水中,不敢哭也不敢叫。

嚴東沒有再帶我回那滿是男人的包廂,可我卻被關在浴室一整夜。

第二天服務員打掃衛生時才將我放出來,這讓我有種劫后余生后的忐忑不安感。

下午。

張仁斌打電話來對我破口大罵,我才知道嚴東毀了跟趙氏簽訂的合同。

他剛到手的獎金還沒焐熱,就被迫退還給了公司財務。

“梁夏,我養一只狗都知道報恩,我養了你一年你就這樣對我?”張仁斌的語氣很惡劣。

就算知道他從未愛過我,可親耳聽著他辱罵我的話,心底還是似針扎。

“你有種憑真本事去簽單拿地皮,靠賣老婆換錢求榮譽,你就不怕遭報應?”

我深呼吸一口氣,毫不猶豫地懟了回去。

“呵!你這是傍上金主,看不上我這糟糠之夫了!別忘了那嚴東還是我給你們牽線搭橋的!”張仁斌說的話越來越難聽。

“張仁斌,你知道你現在有多惡心嗎?我是瞎了眼才會嫁給你這種男人!”

我氣憤地掛了電話,感覺一股怒火直沖頭頂,讓我坐立難安。

我起身打開水籠頭,拿冷水沖了把臉,才讓自己冷靜些許。

正在這時,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。

一看來電人是閨蜜秦穎的名字,我剛平靜的心又沉郁起來。

張仁斌在我這受了挫,所以秦穎要為“她的男人”打抱不平?

“有事?”我學著嚴東的語氣,言簡意賅。

“你別把對我的怨氣發到斌哥身上,他畢竟是你老公。”秦穎的話讓我惡心想吐。

“你這時候想起他是我老公了,跟他***的時候呢?”我心底說不出是憤怒還是難受。

秦穎在電話那段嘆了口氣:“我跟他的感情三言兩語說不清……這樣,咱們見個面,把這一切好好談談。”

“好。”我沒有遲疑,迅速跟她約了見面地點。

她作為我最好的閨蜜,欠我一個解釋和道歉。

咖啡廳。

我看著坐在我對面的秦穎,一副溫婉靜雅的模樣。

我無法想象這樣的皮囊下居然有一副丑陋不堪的內心。

“我點了你最愛喝的多糖拿鐵咖啡。”秦穎話音剛落,服務生就端來了飄香四溢的咖啡。

“你想談什么就直說,別裝成一副姐妹情深的樣子。”我端過咖啡連喝兩口,語氣中透著疏離。

秦穎遲疑片刻才慢悠悠說道:“我跟斌哥是各自的初戀,但我爸媽不同意我們結婚,讓他娶你也是權宜之計。”

聽她說完,剛入嘴的咖啡苦到讓我咽不下肚。

在這微涼的秋季,我卻感受到了寒冬的冰冷。

“那我算什么?成全你們愛情的偉大棋子?”我心底升起不可壓抑的憤怒,猛地放下手中的空杯。

秦穎瞳孔中的光閃了一下,沒有接話。

我正欲繼續開口,卻覺得腦袋有些發暈,看什么都有雙重疊影。

“你……”看著秦穎晦暗的神情,我后知后覺地意識到剛才的咖啡有問題!

我無力地癱倒在沙發上,一抹燥熱從小腹蔓延至四肢百骸,隨即失去了意識……

相關文章 / Related Articles

牛牛决战